熊喵助手官方博客

熊猫TV辅助软件 — 订阅关注注册竹子弹幕机

@Blog运营5月前

07/2
21:37
直播平台新闻

映客上市估值低 为什么秀场直播不能像游戏直播一样惹人爱?

两年前打开朋友圈,一句“你丑你先睡,我美我直播”让映客火了起来,也引发了全民直播的热潮。上个月,虎牙成为游戏直播第一股。这个月,映客上市的消息又传了出来。6月27日映客在香港举行路演。而在同一天,创业板上市公司宋城演艺发布公告,旗下的六间房将和花椒直播运营主体公司进行重组,花椒和六间房的组合公司也直奔上市目标而去。众多直播平台先后抢着上市,绝对不是巧合。

经过几年的大浪淘沙,直播行业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,几家主流平台已经占据了大量流量。Trustdata数据显示,2018年第一季度,YY和映客领跑娱乐直播市场,斗鱼和虎牙在游戏直播市场双雄争霸。

秀场直播进入尾声,资本热潮持续降温。映客在7月中旬上市之后,小平台的生存空间所剩无几。换句话说,秀场直播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割期,接近终局。从2015年以来,可以说直播大战中绝大多数投资都打了水漂。映客的上市,也不过是为前期投资人幸运的找到了一个接盘方式。甚至花椒和六间房的结合体,还有没有机会再IPO都很难讲。

直播平台的属性差异,决定了平台的命运。映客成立于2015年,是元老级别的直播平台,却难以摆脱“秀场直播”的枷锁。这么多年过去,观众早就看腻了内容同质化的秀场直播。

花椒和六间房也是秀场直播,他们重组其实是“抱团取暖”。2015年,宋城演艺收购六间房时的估值是26亿元。但是六间房的主要直播方式是在PC端,这种直播方式已经逐渐被移动端取代。在各种排行榜中,六间房已经被挤出了前十。花椒直播在移动端的用户数据不错,到去年年底,花椒的月活用户接近4000万,但是至今没有盈利。

数据显示,2016年和2017年,花椒分别亏损了4.4亿和1.4亿。两个平台抱团重组之后,花椒的全体股东占60%股权,宋城演艺和战略股东占40%股权,在平台上或许能够形成互补。有消息称花椒直播将在年内赴港上市,重组有利于资产打包,但是面对目前“资本寒冬”的预期,中国科技企业纷纷发力上市,花椒和六间房的组合需要再加把力了。

更重要的是,直播平台正在因为内容的不同出现不同的估值局面。直播的头部平台YY目前市值63亿美元,而欢聚时代的子公司,主打游戏直播的平台虎牙,上市一个多月以来,市值最高出现3.3倍增长,目前66亿美元,市值反超了母公司。

虎牙在今年第一季度,总营收8.4亿,净利润只有3100万元。而在同一时期,YY的营收32亿元,净利润4亿元。按照营收和利润数据来看,两者的商业能力并不在一个水平上,但是投资人却对同一家公司的两个平台,给出了完全不同的估值。

这背后反应的是直播行业的分化走向,游戏直播方兴未艾,秀场直播萎靡不振,这个趋势是不可逆的。按照映客招股书估算,上市的最高估值也只有88亿人民币,甚至有可能会低于去年,跟宣亚合并时的估值。

映客作为直播平台的翘首,它的衰落除了内容因素,也无法解决获客成本的问题,这是被淘汰的直播平台的共性。2017年映客做了很多尝试,对主播进行制度化签约,拓展了游戏直播,做过短视频内容,在用户社交关系上也成立专门团队尝试各种可能性,今年年初借助知识问答的火爆,迅速推出芝士超人独立应用。最近一年,映客的业务和组织架构经常调整,可以说在内容转型和社交关系搭建上,付出了很大努力。可是这些尝试,基本以失败告终。

转型失败并不是映客不努力,而是它们在前期秀场直播走的太顺,低端内容的强大惯性,主观上很难及时转型。秀场直播的衰落,并不能只把原因唯一归结在内容上。显然已经上市的陌陌和YY在用户和营收上一直在增长。但是陌陌基于用户兴趣标签建立了牢固的用户关系链,而YY及早的进行了游戏直播转型。

映客和众多直播平台都存在流量短板,它们没有低价获得用户的渠道,前期都是用烧投资的方式靠投放购买的。新兴直播平台的用户关系建立在沙子上,一旦内容需求发生偏移,平台就会崩塌。这是秀场直播迅速倒下的另一个核心原因。所以在互联网领域,社交型平台的估值一般会高于同等的内容型平台,就是这个道理。

不出意外的话,映客将于7月中旬在港股上市。对于映客来说,如何摆脱活跃用户数下降,拓展变现渠道,都将是今后一段时期必须面对的课题。

映客上市估值低 为什么秀场直播不能像游戏直播一样惹人爱?